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777章 番外 白水的崛起

作者:渴雨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求書、看書百度搜索【完本小說網】秒記:(ШanЬen.Ме)書籍無錯全完結

    自從被云舍以那樣異類的眼神看過后,白水就藏身于陰河之內,這條陰河是他阿娘身體所化,在這里他會有一種莫名的安心。

    他有點迷茫,他想問他阿娘,為什么人和蛇難以共處。

    就算他和云舍血肉交纏,可一旦他怒極而傷及人,云舍看他的眼神終究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人與人之間的戰爭,是內部的;他一出手,就會關乎種族,他就是異類,可明明人殺蛇。連云舍都是接受的啊?

    白水化身成一條小蛇游蕩于陰河水中,迷茫而又心煩,他腦子里全是寒冬之時,與云舍窩在床上,交頸而眠,交腿疊面,相依相偎,還有云舍抬眼看時,那雙清澈的眼里倒映著他的影子,那時她滿心滿眼都是他,容不下其他任何東西。

    他也幾次去院子里看云舍,可驚蟄將至。院子里人多,蟲崖的人了來了,宋棲梧對她很是親近,云舍或許從她身上體會到了從未體會的親情,只是夜里不知道為什么她卻驚醒了。

    看著她驚慌的模樣,白水想著,與他同眠時,云舍向來睡得安穩,她喜歡將肩膀也放在枕頭上,這樣白水就剛好可以將頭埋在她頸窩里,她會十分沒有安全感的拱著腿側臥著,白水剛好將她冰冷的雙腳夾在腿間,幫她捂熱。

    她的胳膊卻護在胸前,一手剛好抵著他的胸口,一手伸在他腋下取暖,手柔軟卻并沒滑嫩,因為從小做的農活多,所以帶著微微的粗礫,微微一動就讓白水有點意動。

    她睡覺時從不翻身,剛好白水也不喜歡翻身,他們可以用這個相契相合的姿勢睡到醒。

    白水腦中全是云舍睡時的樣子,好像無論她怎么睡,與他之間都是"剛好"的契合,可她醒來后卻并未注意到他,而是下樓與陳起語聊天。

    那只狐貍崽子,雙眼桃花亂散,明顯就不安好心,不過幸好云舍不大理會他眼里的桃花,這才讓白水微微安心。

    鎮子里亂,她從一位婆婆手里拿到了一粒蛇頭骨,居然引出一條十分厲害的蛇影。云舍似乎有點恍惚,但至少安心的呆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讓白水沒想到的是,相對于龍虎山和懸空寺那些人,她居然更信白水,當那些人問及螣蛇留下的黑卵時,她話語里都是對他的維護,這讓原本心灰意冷的白水莫名的發暖。

    好幾天的偷窺跟蹤后,有點無措的回到了陰河,順著陰河一點點的摸索,但他發現,黑門或許并不是一道固定的門,可他來不及找到其中的關鍵,云舍她們就已然下了陰河。

    帥哥以為白水不在,自己就有機會,一個勁的朝前湊,在外面偷看的白水恨不得引雷劈死他。

    可他并沒有多少時間再偷看云舍,她肚子里有他們共同的血脈,是他們生命的延續。他無論如何都要好好保護著。

    所以借著與陰河之間的聯系,他用自己的血為引,讓附近群蛇為哨,只要哪里發現黑門和鱗片人的蹤跡,他會第一個知道,所以當他來到文升村獨自一人面對鱗片人時,云舍她們還守在泰龍村下的陰河里。

    鱗片人一出來就被他引雷為墻圍住,狂然大怒,但白水化身神蛇之時,卻有著莫名的激動。

    這一戰并不是因為人蛇之爭,更不是因為當年的仇恨,他只是為了云舍,多殺一個鱗片人,她就多一分存活的可能,他只是在守護自己的妻兒,無關什么種族大義,也沒什么愛恨情仇,他只是想讓云舍多一份安穩而已,就是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這時他并不是神蛇,也不是當年憤然出了黑門的白水,只不過是一個守護愛人的普通蛇罷了。

    鱗片人是媧祖杰作,兇狠異常,更何況還有異蛇助陣,這次出來人數極多。白水全身是傷,卻越戰越勇,似乎連全身蛇血都在沸騰燃燒。

    四周雷聲轟然,他突然想起當年黑門之前,為了逼退鱗片人,他也是這般浴血而戰。可卻并沒有現在這種興奮,這種滿足和安定,那時有的只是無奈和麻木,殺人殺蛇皆只是一怒之間,可現在他一擊而殺,冷靜自執,用最快最有力的法子殺著鱗片人和異蛇,卻又十分高興,就算云舍以后都不會知道,他為了她可以以死相博,可他依舊高興自己可以為她做點什么。

    原來愛就是這么簡單,只想著為對方做點什么,就算對方不知道,你做了,卻依舊感覺到高興,大概這就是付出吧。

    同是浴血而戰,有情無情,原來差別這么大,這才是所謂的浴血奮戰吧。

    當白水興奮得昂頭嘶吼之時,卻見外面雷墻猙獰,渾身皆是鱗片的云舍居然不要命的穿雷而過,白水當時只感覺自己處于極度亢奮之中的心立馬縮緊,急急朝她飛了過去,將她甩到了背上。

    但她卻有著自己的想法。沉吟刀劃破鱗皮,魂植吸盡血肉,重傷都能愈合的鱗片人,就這樣死了。

    白水與她相應而戰,居然有著前所未有的默契,雖然驚險,可這種感覺卻讓白水冰冷的蛇血都為之沸騰。

    可惜好景不長,夫妻合璧并非無敵。當那個捧著巨大蛇頭骨的鱗片人大巫師出現時,白水就知道他們應對不過來,帶著云舍準備沖出去,但鱗片人大巫師巫術強大,只是一舉蛇頭骨。白水就感覺身體有什么被捏住,只來得及讓云舍快藏好,就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醒來時,鱗片人已經退回了黑門,云舍并沒有事,他突然感覺有點頹敗之感。但讓他更奇怪的是,那個救醒他的少女體內居然藏著極強的巫力不說,更有著濃而詭異的蛇腥味。

    可當他看到那粒蛇眼時,卻又有點迷茫了,一時拿不準是什么,卻在那少女身上有著異常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在香港碰到了郭家父子。同時被二十四鬼以及雙頭蛇圍攻之時,云舍差點受傷,何必壯重傷將死,云舍無法,只得以換鱗皮的法子掉著他的命,再讓蟲崖想辦法抽離鱗皮。

    當看著云舍忙來忙去,大家都因為何必壯重傷而傷痛欲絕之時,白水第一次為自己的實力感到氣憤。

    他一身修為皆渡于白思之身,卻隨著她血肉消失而消失,他原本以為鱗片人之戰時,他可以攔住鱗片人,卻沒想那個大巫師只不過發動了巫力,他就暈倒。

    等他醒來時,大戰已退不說,云舍為了救他還奔波來到了香港。就像黑門初開時,他們同去,可最終卻是秦姑婆以身獻祭,了然摩鳩被吸干了血。他也是同樣昏迷,云舍用身體喂了萬蛇才喚醒了他。

    就算當初黑門之內被追殺,白水也沒有這么恨過自己的無力,他守護不住自己想守護的人,卻還讓她一次又一次的救自己。

    而游得醒后,變得詭異無常,身體如同流水一般不說,還能以奇怪的方式游動。消失了許久的游婉出現要殺他,居然實力比不游家家主弱,更甚至她集游家化蛇之術,蟲崖的蟲術于一體,相輔相成,如若不是人多,她想殺云舍也不是沒有辦法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當他們回到泰龍村,想借蛇血鱗皮灰封住陰河時,一條燭陰沖出,他和螣蛇更同應對一條未成年的燭陰,雙雙差點命喪燭陰之下,當時他就明白,只有實力強大,他才能護住所愛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當他取得燭陰那粒蛇丹后,明知道以燭陰蛇丹入體,必定痛苦萬分,可他需要實力。

    陰河雖封。可鱗片人依舊在,暗地里不知道還有多少力量覬覦著云舍腹中的蛇胎,游家云家蟲崖目的不明,蘇撫和陳無靈背后明顯還有著其他的勢力,白水迫切的需要提高實力,而這料燭陰蛇丹是他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白水沒讓云舍知道,只是借了血蛇鼎,再次來到陰河,讓白思幫他守著出入口,自已進入血蛇鼎中。

    燭陰居于地底,在黑門之內,卻以異蛇為食,雖說同為蛇身,卻是蛇類的天敵,就算是面對神蛇,燭陰也有一戰之力,這條雖然半未成年,可修為卻不差。

    白水引動蛇丹,慢慢溶于體內,燭陰毒氣剛剛入體,他就感覺到全身好像被火燒一般的痛意,連骨頭縫里都帶著痛意,這種痛感如同當初云舍用萬蛇噬身時喚醒他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只要一想到云舍,痛得幾乎打轉的白水,突然感覺沒這么痛了,蛇身慢慢盤起,將那粒燭陰蛇丹聚于體內,一點點的吸收著,用神蛇術法煉化著燭陰蛇丹。

    越往后就越痛,連鱗片都因為痛意而豎立了起來,血蛇在他旁邊嘶吼著。

    白水痛暈又醒來,醒來又痛暈,全身鱗片被燭陰蛇丹腐蝕,連血肉都消融,可他卻依舊吸收著那粒能最快提升他實力的燭陰蛇丹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2008年排列五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