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778章 番外 白水的痛苦

作者:渴雨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白水九死一生吸收了燭陰蛇丹后,實力確實大漲,甚至比當年他出黑門時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可因為游得體內存著游昊的神魂,云舍強逼著自己用云長道那條人首蛇身蛻毒殺了他。

    她向來隱忍,在殺游得之前,誰都沒有看出半點變化,可內心卻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游昊陰魂出現,螣蛇和蘇家人一始浮出水面,這些對于鱗片人并不在意的人群,似乎有著更讓他們恐懼的東西,比如龍虎山的黑曜,蟲崖突然消失的兩條大蛇,以及四處游蕩的陰魂,或許還有他并未發現的東西。

    白水本只是想去龍虎山看一眼。但見是黑曜,這東西是歸墟之內的東西,按理說深藏于地底,一旦溢出,就會蔓延至所有能到的地方,他只得以身先行盤住,讓云舍和帥哥螣蛇去蟲崖。

    可黑曜的厲害程度實在超過所有人的想象了,更讓白水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,無波井下似乎連著另一個地方,黑曜如同泉水一般朝外涌。

    他聽到了云舍從蟲崖回來沖撞護山大陣的聲音,他當時立馬讓龍虎山其他人加固護山大陣,就算整山人都死了,也不能讓云舍進來。

    世人的生死與他無關,他只關心云舍的生死。他終究是一條蛇,冷心冷血,只想著那個讓他蛇血沸騰的人。

    云舍向來冷靜自持,似乎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,并沒有鬧騰,反倒是螣蛇撞著護山大陣想沖進來,不知道是不是帶話的道童將話帶到了,云舍跟著就離開了,白水重重的松了一口氣,努力發動神蛇之體壓制黑曜。

    同時也感覺自己過于苦逼,好不容易吸收了燭陰蛇丹,還沒來得及發威呢,就碰到了黑曜這種東西,如若他真的化身為石,和他阿娘一樣填上無波井,至少以后云舍帶著孩子祭奠也有個地方吧。

    黑曜在蛇鱗之中竄動,他引著燭陰毒氣壓制,眼前似乎都出現了云舍牽著個長得像他的孩子,兩個都是一身素白來祭奠他。

    白水突然對于生死關沒有多少看重了,果然愛一個人時,就算死后她能稍稍想念你,光是想想就會感覺死也并不算是多壞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怕的就是死后無人祭奠吧,可如果云舍能年年帶著孩子來祭奠他,時時念著他,白水一點怕意都沒有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想法并沒有實現,因為云長道突然來了,直接讓白水去了蛇山坑底。

    人首蛇身是神身,云長道就算再怎么厲害,以他的壽命根本不可能修成蛇身,白水一直感覺到這事不對,可黑曜這種坑有人肯來接手,他自然樂得離開。

    他心里明白,以云長道這種能殺師叛門的人,肯定是云舍和他做了什么交易才會出來幫忙,所以他更加關心云舍的情況。

    當他下到蛇山時,居然見到了尸婆,雖然被他逼走,可這東西邪性無比,勾人心魂,當初連媧祖都不知道從何而生,而云長道所守的石壁后面,居然封的就是尸婆,那個阿媧更是讓他感覺到神蛇之血的氣息。

    白水只感覺自己肺都快氣炸了,云長道一回來,就帶著云舍出了地底。

    他知道云舍是關心他,是為了救他,是為了他好,這種他都能理解,可他不能接受云舍居然讓云長道解了蛇族血誓,蛇血入心,抽出來得有多痛?

    白水當時感覺自己好像都經歷了抽心血之痛,但云舍卻依舊表現得跟個沒事人一樣。

    以前她不知道蛇族血誓的重要性,現在她知道了,可她卻解了。

    蛇族血誓一生只能立下一次,再也沒有第二次的可能,因為蛇族血誓關乎生死。一條蛇一輩子只能死一次,蛇族血誓以生死相托,血肉交纏,自然一輩子只能一次。

    云舍只知道這誓言對他而言并沒有好處,可她不知道,有沒有好處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是一個紐帶,生死相托的紐帶。

    就算心里因為云舍解了蛇族血誓憤恨而又糾結,白水恨自己無用,如若不是他壓不住黑曜,云舍也不會找上云長道,所以他不知道如何開口,想努力和云舍一樣裝作云淡風清。

    他一條神蛇能引云招雨,可云淡風清這種表情卻一直不如云舍做得來,所以她開口問了,她向來聰明,一直心虛還不如自己開口解釋。

    那天傍晚,夕陽落在她臉上,明明她瘦得骨頭都看得見,像一具鍍了金粉的干尸,可在她抬眼看著他時,映著點點夕陽余光,這讓白水想起他幼時,趴在媧祖神殿之外曬了一天太陽,到了日落西山之時,渾身都是暖暖的滿足感,那時要曬上一整天,現在云舍只是一眼。他整條蛇比那時更加暖更加滿足。

    所以他明知道云舍是假哭,知道她是借著他心疼不會追問她,可他還是吃了這一套。

    蛇族血誓不能再立,白水卻想到了一個更加古老的法子。

    共髓而生,這法子其實與蘇閩和黃金蟒之間的共髓相同卻又不同,愛人心意相通,神魂相通。同命共生,如同相濡以沫。

    白水并沒有告訴云舍這是什么,免得她又胡思亂想,為了他好也解除掉。

    共髓確實感覺不錯,白水更是感覺莫名的心安,就算發現建木,以及螣蛇奇死,老螣蛇莫名出現,更甚至連清心一步成禪化蓮護黑門,他心里都是平穩的,他們發現了云長道所學三家符紋共通點,何必壯去何家找線索了,而云舍一時身負佛道兩門的名師,這是對她身份的一種認證。

    白水知道自己終究是條蛇,但云舍是個人,借云舍來牽制他,自然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他送云舍去龍虎山,她要齋戒,就算他再怎么歪纏,她明明意亂情迷,卻還是推開了他,加上她產期將至,白水怎么忍心讓她難堪,自然回云家村守著那些傷員。

    可當他回到云家村時,卻見何必壯帶著許多神蛇骨回來了,而且還有著刻于大蛇的蛇骨之上的符紋,以他們的經驗這或許是一些記事的符紋。

    帥哥已然破解了幾個,而白水畢竟出身于符紋出現的那個時代。以他對于自然法則的了解,將能猜出來的符紋先行猜出,帥哥驗證。

    符紋與字差不多,舉一而反三,白水處于那個時代,不一會就能確定那些蛇骨之上的符紋所記尋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并不是一個日記一般的記錄,而是記錄著游家用哪條化蛇之術獵殺神蛇,然后去血肉而留骨。后面一條條蛇肋骨上都是一條又一條拘魂的術法,接下來就是被拘魂之人的姓名與魂名和子孫名錄,最后就是魂之所依托。

    那被拘魂之人的姓名白水很是熟悉,正是當時與他同出黑門的游家家主,證明何家與游家早通了術法,將游媚的陰魂拘出,而從那些獵殺神蛇的化蛇之術上看。黑門之內獵殺神蛇的正是游媚,要不然不會將殺神蛇的術法,以及如何去血肉而留骨記錄得如此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到白水一條條蛇肋骨飛快的看過,再一條條整理,不顧何必壯夏荷他們詫異的看著他,好奇他在這些蛇肋骨里發現了什么,帥哥更是急急的問他是不是全部破解了。

    他急切的想找到游媚的轉世。黑門之內,神蛇一脈雖然性格各異,平時也會爭吵斗狠,可外敵當前之時,他們依舊會按長幼之序以命相護。

    他和白思最為年幼,在一次次有計劃的圍絞和獵殺中,是那些阿哥阿姐。一次次浴血將他們送出來,讓他們先行逃離,他才能活著出了黑門。

    那些人更甚至殺上了媧祖的神殿,不給神蛇一族留下任何生存的可能,白水至今眼前還閃過阿姐渾身是血,卻依舊引風將他和白思送離的場景,那時連風都是帶著血色。

    白思被嚇得瑟瑟發抖,緊緊的纏在他蛇身之上,只敢輕輕的叫阿娘,她只知道,阿娘在時,沒有人,也沒有蛇敢欺負她,可阿娘不在了,她連性命都不保。

    白水引冰封住白思的眼,可那些人緊追不舍,血灑到白思被封的眼上,血色染著冰,白思嚇得連蛇尾的鱗片都豎起來了,卻不敢發出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蛇類天生受驚而起,可白思年幼。一次又一次的驚嚇,讓她本能的知道,再兇狠的場面,她都不能叫,不能跑,只能纏著阿哥,只能讓阿哥護著她。

    那段歲月,連蛇族都在叛變,許多蛇族被人類伺養,成了異蛇,幫著人類四處尋找神蛇,更不用說其他兇獸了。

    白水那時連蛇族都不能信,帶著白思藏得一次比一次深,卻又一次又一次的被找到,然后重傷逃離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吃東西,但白思要吃,但追殺并不是一年兩年,而是不知道多少年,他不敢出去找食物,更不敢讓白思吃得太飽,因為蛇一旦吃飽就不會想動,他必須保持清醒,保持最好的體力來應對著鱗片人和異蛇的絞殺。

    他出黑門之時曾經立下誓言,也答應過白思,如果找到那個殺他們的鱗片人,無論如何他都會殺了她,為阿哥阿姐報仇,也為自己那狼狽的日子報仇。

    所以他瘋一般的在一堆大蛇的蛇骨之間翻找。以最快的速度查看,破解,排序……

    可等他在紛亂的蛇骨之中,找到那根記錄著游媚被拘回的陰魂往生之人的姓名和生辰八字時,他不相信的看了一眼又一眼,更甚至用手摸了又摸,確認不是后來改的。

    對著那個名字,那個八字,以及父母祖上姓名,他一個一個符紋的確認。

    他只感覺可笑,又可恨,同時又為自己感到可憐。

    游家提出什么以蛇丹換螣蛇重生,讓白思重生血肉,這些都是騙局,他都知道,他也可以不計較,他只想與云舍這樣子共髓同生的活下去,不管什么游家陰謀也好,建木通無象也罷。

    可為什么會是她?

    云舍那位外婆,怕是一直都知道吧,所以才會強行將云舍與他綁在一起,才會在知道他找上云舍時,假死脫身,就是怕他問及!

    白水握著那根蛇骨,無力的脫落,他感覺所有的東西都崩塌了。

    明明他想著等云舍齋戒后,就可以安心待產,又可以膩歪在一塊,可他現在居然要殺了她?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2008年排列五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