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783章 番外 白水的隱世生活

作者:渴雨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在被剜心之后,白水發現他自己對建木的影響居然比他想像的大,或許因為神蛇的原因,他甚至可以控制建木的意識,只不過性情依舊不穩定,喜怒無常。

    現實并沒有給他多少時間壓制住建木神魂,天帝那雙重瞳孔已經看到他了,建木憑著本能避到母體那里,卻沒想云舍與天帝結盟,封天絕地只為殺他。

    當他落入蚩尤所引的熔巖時,他雙眼帶著血光,卻見金光之中。云舍低頭癡癡的看著他,右手依舊以握著他衣角的姿勢,緊緊的握著,似乎那樣就能將他抓回去,白水突然感覺沒這么難過了,跟著落入炙熱的熔巖之中。

    神蛇的鱗皮厚,而建木本就是從混沌而生,熔巖什么的根本傷不了他,只不過巫刀麻煩了一點,但白水最沒想到的是,蚩尤居然會放了他,卻只是拿走了巫刀。并沒有解釋。

    白水在出了熔巖的那一刻,就知道云舍根本舍不得殺他,但她也知道天帝肯定不會放過他的,所以只能殺了他。

    天帝是正義化身,只不過一道神魂附體,就引得武羅她們甘為馬前卒,如若他發話殺建木,白水連渣渣都不會剩。

    云舍只不過讓他假死脫身,再另想辦法罷了。

    但他失了蛇心,又重傷,所以避到了鬼崽嶺。

    鬼崽嶺安靜,可他卻越發的擔心云舍,她太過大膽,同時他發現重傷后,他神魂微弱,建木隱隱有著失控的跡象,或許是吸取了他的記憶,建木對云舍居然也有著異樣的情感。

    白水瞬間感覺要炸了,帥哥也就罷了,蚩尤一道殘魂他也不管,天帝只不過一道神魂下來,辦完事就回去了,可建木就在他體內啊,他要對云舍怎么樣,讓他完全沒有辦法控制建木。

    所以當云舍找來時,他想避開,但云舍似乎帶著從所未有的討好,盡管表現得生疏而又僵硬,卻讓白水暗暗生喜,建木甚至得意得差點忘形。

    樂極必定生悲,云舍果然聯系了眾人滅建木,但他體內不只有著建木血脈,更與建木共魂,完全沒有辦法抽離,就算壓在了不周山心之下,除非他與建木陪葬沒有其他辦法,他是愿意的,只是不想讓云舍看到,可云舍想到了吸髓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吸髓這是妖精的術法,本身就是一個吸取精氣的壞術法,云舍根本不會不說,他也不愿意別的誰會。

    妖精吸取精氣,吸干骨髓之前,都會與那人纏綿一番,就是因為這術法要求兩人氣息相通,最好是共髓而生。

    他想讓云舍直接將他封了,卻沒想還有個與云舍伴骨而生的白思,她代替了云舍做了這件事。

    在建木本體的根被收入不周山心時。白水并未感覺到多高興,一是白思的消失,二是他并沒有感覺神魂有什么變化,可他終究是再一次丟臉的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能醒來,是因為神魂深處感覺到了天帝的到來,而且還明顯對云舍有著異樣的企圖。

    長期應對各種實力強大的情敵,白水已然有了十分豐富的經驗,喂食摟抱,吹嘴飲水,這些自以為實力高強,卻只會修習術法的東西,哪知道情愛的套路,他在院子里時,可是看過無數甜得膩牙的撒狗糧方法。

    果然強大如天帝,也是不愿意吃狗糧的,自然避開。

    不過對于天帝想滅掉實力超強的存在,白水原本是不想管的,可云舍生而為人,又長于人群之中,她對于人類的情感并不如他一般淡漠,所以他還是在每晚云舍睡后找天帝聊天。

    他能感知到天帝,天帝自然也感知得到他體內的建木神魂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道神魂已經完全融合成了白水,但卻又好像讓白水沒有以前沉靜,他與天帝談話時。幾次差點動手,卻被天帝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最終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,說這片天地,是人類的天地,神之不存,并不是神不能存。而是人心已然超越于神,所有的人都認為自己是神,認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,他們并不如上古之人一般淳樸安然,樂天知命。

    他們自認為處在這個知識大爆炸的時代,自認為自己知道一切,其實這只是讓他們更不容易滿足,情緒更容易波動,更不容易控制自己的行為,更容易被煽動。

    天帝說白水不能看透人心,也不敢看透人心。

    白水本以為打打機鋒就算了,可天帝卻突然離開了,或許因為知道打不過白水,還不如好好的離開。

    可看著云舍,白水卻突然很想去看人心。

    但人心比小白引動的日光更難以理解,經不起半點波折,一起波必推毀一個人,而在看著人心變化時,白水慢慢感覺到自己神魂深處的強壓著建木的那種暴戾涌起,或許稱不上暴戾吧,因這些人在建木眼里不過就是肥料。

    他殺了那個惹事的人,更甚至在看到何必美體內那只巫蛇眼時,立馬想到了游媚,這個以陰謀讓他和云舍相愛相殺的可恨人。所以他想殺了何必美,卻沒想傷及帥哥。

    跟著暗中一雙手控制著一切,慢慢失控,他也越發的感覺自己控制不住暴戾之氣,他甚至坦白的告訴云舍,他是建木,惹得云舍傷心不已。

    可云舍終究對于他的信任還是藏于深處的,并不是他一言兩句可以改變的,可恨的蚩尤卻想趁虛而入,他可不想將云舍親手送人,所以借口一塊滅掉剩下的建木,至少這樣表達了他的立場。同時也可以和云舍在一塊。

    當他們一塊落入歸墟之時,白水有點后怕,卻又坦然接受,這或許是最好的結果。

    但到最后,云舍居然嘔血催化了那把以女媧骨所造的巫刀,引得女媧化形而出。將他們救出了歸墟。

    逃出生天其實也沒好處,一出來就看到陳起語差點沒命,因為他看到了天機,卻又說不出來

    何秋月再刷了一波作用,她身世被揭開,她那對畢生以窺見天機為已任。怕她遭了報應送走的父母,終究為了救她,找上門來,以辰州神符術畫下了陳起語所看的天機,云舍又借此布下了一個局,一個引出最后人物的局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一戰,只不過是云舍不想再被動了,她累了,也知道白水累了,她們拼命一博,出來的東西是一波接一波。

    大家也不是第一次應對這種混戰了,配合加默契,也并沒什么差錯。

    但白水差點忘記,天道之不容,也并不是由天帝作主的,他和云舍,一個是身負建木神魂的神蛇,一個是差點掌控所有人心的游媚三魂之一。更是一具尸婆身,所以她落入了餓鬼道。

    白水自然不會讓她一人而去,經歷了這么多生生死死,卻發現生生死死并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什么相約百年,九十七歲死,奈何橋上等三年,等的那個歡喜的等著。可活著的那個呢?度日如年,何不雙雙同時歸去。

    但能吞噬一切的餓鬼道卻也沒有吞噬了他們,神木白?以身為替將他們送出了餓鬼道。

    幾次生死,白水對于什么人心長存,人心不古,或是什么各自的歸處,都沒了想法,他想的只不過是幫云舍做做飯,看著她多笑笑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事情,她想折騰就由她去折騰,以他現在的實力,完全融合了建木神魂,就算天帝親臨,白水也完全不懼。

    云舍擔心歸墟四極,但白水已然看過了,自然知道各有機緣,但云舍不親眼看著所有人的結果,她終究是不安心的。

    她總以為偷偷看著那由符紙封著的心口。擔心著可以存活的時間,努力在大家面前假裝沒事,可白水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他也沒有心,兩個沒心的在一塊,才能沒心沒肺的過日子啊?畢竟時間那么長不是嗎?

    他趁著云舍關心著眾人,到蠱寨將那祭壇下面那口井給拆了,將不周山基石封住了黑門內池底的歸墟入口,又用不周山心為鎮,保持歸墟之內的東西出不來。

    又把血蛇鼎放到最大,比孟婆那只輪回鼎更大,完全制出了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為了讓云舍安心,他將原先院子里她用慣的東西都偷偷帶了過來,更甚至抓了郭懷雄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房子,還種滿了玫瑰花。

    云舍或許不喜歡玫瑰花,白水也談不上喜歡不喜歡。

    可他第一次送云舍東西,就是青衡買的玫瑰花,他送過三次,次次都有著含義,而且玫瑰花美容養顏,云舍不是嫉妒他好皮膚嗎?

    有了這大片大片的玫瑰花,以無盡的歲月養著,沒了糟心事,更有著他的滋潤,云舍的皮膚自然變得和他一般好。

    所以當他將云長道父子填了另外兩極后,帶著云舍來到她以為是終點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這才是起點。

    就像當初白水問她,一切事了,想去哪里?

    她說夫唱婦隨,那時白水知道自己實力不夠,沒有辦法答應她,怕萬一他死了,云舍真的跟著去了,他不敢答應。

    可后來,他融合了建木神魂,他答應了。

    同時他許諾給她一片天地,一片不同于黑門,也不同于外面的天地。

    一天完全由白水云舍作主,只有他們一家安然度日的天地。

    云舍哭了,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但她在怪白水,怪他沒有提前告訴他,怪他害她擔心了這么久。

    血蛇鼎通輪回鼎,內里歲月靜止,白水以建木無象之力,讓這里時間完全靜止,他和云舍必定萬年如一日,日日如新!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2008年排列五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