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二百二十七章離去

作者:王咸魚咸王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∑網說小若舞≥手機用戶也可以輸入網址:mip.wuruo.com

    云來云往大堂之內。

    項凡塵慢悠悠的為自己斟了一杯酒,看向幾人再徐徐開口。

    “如今拜月教既然已經尋到仙靈島,那么以拜月的實力,天下之大,也只有兩處安全之所。”

    項凡塵坐在桌邊,杯中的水酒飲下,然后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娓娓道來。

    拜月的實力立在人界之巔,既然能尋到趙靈兒和姜姥姥的藏身之處第一次,就可以尋到第二次,天下之大,能給他們藏身之處也不過寥寥。

    “兩處?哪兩處?在哪里?我們趕緊去尋!”

    李逍遙咻的一下站起身來,沒經歷過原本的生死別離,現在他依舊毛毛躁躁。

    趙靈兒以仙藥救回李大嬸,李逍遙自然也得知恩圖報,他想要護送兩人尋到一處安全之所。加上他武藝初成,滿心充滿著對江湖的向往,便想借機出去闖蕩江湖,實踐自己的劍俠之路。

    “這第一處,那是圣地蜀山!”項凡塵看了一眼李逍遙繼續說道,這小子有些熱情過頭了。

    “蜀山?就是醉大叔的那個蜀山?”

    和酒劍仙好歹也同過船,眾人自是知道對方來自蜀山,雖然對方的行為看起來不向什么正經的劍俠。

    不過對方的形象倒像是游戲人間的世外高人,瘋瘋癲癲卻又灑脫不羈。而且蜀山聲名顯赫,若是能求得庇護,隱居于蜀山倒也并非不可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就是酒劍仙所在的蜀山,酒劍仙雖然看起來不太正常,但是實力超絕,他師兄劍圣更是天下數一數二的高手,不在拜月之下。”

    說道此處,項凡塵頓了頓,看向趙靈兒和姜姥姥。

    “而且他和靈兒的娘親有些淵源,相信由他護靈兒周全應當不難。”

    更重要的事項凡塵會親自護送幾人前去蜀山,屆時自己與劍圣交流一番,一切自然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“可是蜀山距離余杭有些遠啊,不過若是我能學會御劍飛行,倒也不算太遠。”

    李逍遙小聲嘀咕,不過沒人理他。

    “那么第二處呢?”

    出聲的是姜姥姥,蜀山雖好但是畢竟自己并沒見過劍圣,自己不能將公主的安全賭在那虛無縹緲的淵源之上。

    “這第二處嘛,便是暫時跟著我,我會替你們尋一處安全之地,或者直到解決掉拜月教!”

    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項凡塵雖然沒什么節操,但是還是會盡量將答應之事做好。

    “跟著恩公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在我身邊,天上地下沒人能傷害靈兒!”

    姜姥姥沉吟片刻,看了一眼項凡塵,又看向趙靈兒。

    “靈兒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蜀山靈兒沒去過,雖然酒劍仙伯伯挺好玩的,但是我還是想跟著塵哥哥。”趙靈兒選擇了更加親近的項凡塵。

    “如此便再次麻煩恩公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李逍遙開口道。

    這就沒我的事了?卸磨殺驢也沒這么快的吧?

    “此行危機四伏,我們不能置逍遙小兄弟于危險之中。”

    聽到危險二字,李大嬸眼神對著李逍遙就砍了過去,示意對方絕對不能去。

    李逍遙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剛剛不是還說在你身邊是天下最安全的嗎?

    在云來云往休息了兩日,項凡塵便帶著趙靈兒兩人向李逍遙和李大嬸辭行。

    這兩日,李逍遙帶著三人將余杭逛了一遍,算是盡了地主之誼。

    出了云來云往,項凡塵帶著一老一少在城里轉了一圈,對身后的小尾巴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走嗎?怎么在城里亂晃?哼,說不帶我就可以拜托小爺的嗎?”

    李逍遙跟在三人身后嘀咕著,然后看見三人拐進一個無人的巷子趕緊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咦?人呢?”

    李逍遙在巷子口探頭一看,巷子之內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在天上?”

    李逍遙抬頭望天,除了正巧飛過的烏鴉什么都沒有,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望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山,禁地,鎖妖塔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立在塔前,靜靜的看著斑駁的墻面,墻面之上諸多符文陣法,鎮封著塔內的一切邪惡與不祥,鎖住了妖魔與惡鬼,可是如今是鎖妖塔早已不復當年。

    人影一身白袍,面容平靜,頭上黑發之中伴隨著絲絲白發,目光之中透露出經歷過事實滄桑與非凡歲月的沉淀平靜與從容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怎么到鎖妖塔來了,我找你好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酒劍仙腰間掛著酒葫蘆,依舊不怎么著調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劍圣依舊看著鎖妖塔并未回頭,眼里眸光有些閃爍不定。

    “師弟還是我蜀山御劍術傳出去了!”

    心里閃過諸多念頭,劍圣回過頭來,略帶笑意的看向酒劍仙。

    “額,不說這個,我這次又見到了十年前那人。這次回來給你提醒一下,那人的實力怕是不在你和那拜月教主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已知曉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經知道了?好吧,你也越來越變態了!”

    酒劍仙見劍圣已經知道這件事,擺了擺手,轉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行了,那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師弟,你才回來又要離去?”

    劍圣看著又要離去的酒劍仙道,自己這個師弟天賦超絕,可惜心有執念,一直未曾走出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留下也沒什么作用,天塌下來有你們這些高個子扛著,我就找個地好好喝一頓不挺好?”

    酒劍仙停下腳步,轉身看著劍圣,搖了搖自己的葫蘆。

    “師弟,你的天賦不在我之下,若是可以放下執念,未嘗不能再進一步。”

    酒劍仙若是可以邁出這一步,實力會有質的飛躍,不會遜色劍圣與拜月多少。

    “呵呵,這么容易放下的就不叫執念。”

    酒劍仙仰頭對著葫蘆噸噸噸喝了幾口,不欲多說。

    “情,不止是小情,還有大愛,上善者若水。”劍圣語氣依舊頗為平靜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懂你的道,我自己的道呢,我自己知道,慢慢悟吧,悟不到,說明我體悟不夠,機緣未到!我去尋我的道,你看你的塔。”

    酒劍仙不想再聊下去,師兄弟兩人每次聊到這件事都會談崩。

    “師弟。。”劍圣還想說些什么,卻突然停頓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他又離去了。”

    ∑網說小若舞≥手機用戶也可以輸入網址:М.Ш ǘrЦО.СОⅢ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2008年排列五走势